专访丨黄潇:我现在,就是一个玩家

澎湃新闻 阅读:40501 2020-10-16 18:38:32

原标题:专访丨黄潇:我现在,就是一个玩家

在参加《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复活赛之前,黄潇回了趟成都。他已经有一段没回HelloDance舞室,也跟学校请了长假,搁置了此前坚持的每周给学生上两节课。对黄潇而言,回成都,每周两节课很重要,这是他沉淀自己,提醒自己根在哪里的方式。

复活赛中的黄潇

在第三季12期节目中,来自成都HelloDance的舞者黄潇一共呈现了6个作品,每一次都成就了当期节目的高光时刻。如果说《鸟语花香》只是黄潇初露锋芒的小作品,到了《丹青》,他则给所有观众和队长一次震撼,街舞可以和中国风完美融合;火舞台上的《隐秘》,黄潇把热门剧集中的思考延续到编舞中;到了他和乔治的双人舞《双》,正邪两面,魔佛一念,是这季节目最出圈的两个话题作品之一(另一支为杨文韬cici的《囍》),街舞在他的编排下成为表达人生与哲理的途径,他也成了选手们最不想遇到的对手;最后一次齐舞《Again》,黄潇则将想法放在社会议题上,时代进步其实伴随着残酷冷漠的淘汰。

表演结束后,黄潇在台上说:“这是内容的时代,(街舞的)直接炸可以有些变化了。”

《这!就是街舞》第三季第九期,黄潇、乔治表演《双》舞台。视频来源:优酷(03:05)

实际上,拉出黄潇的履历,在《这!就是街舞》这个大神云集的节目中并不算亮眼,由于编舞师在街舞文化中特殊的存在,往往难以通过参加大赛证明能力。但黄潇的6个作品,不断加入思考,拓展街舞边界,即便对街舞文化了解并不深的观众,也能在作品中获得独特感受,达成这样艺术的通感效果,并不是任何称号荣誉能替代。街舞评论者NeedAYeah数次“警示”读者,不要小看黄潇,而知乎和豆瓣上的黄潇在编舞领域已经“封神”……

黄潇的个人资料

当记者把以上这些感受和评价转述给黄潇,原本期待他谦虚后讲讲对街舞艺术的深刻理解,结果,却先听到了黄潇悦耳连续的“放肆”笑声……

“哈哈哈哈(持续半分钟),是吗?挺好的,很开心。但‘艺术家’这个称呼,我觉得可以等我再老一点……我现在,就是一个玩家。”

黄潇。图片来自黄潇微博

“输赢”只是那个时刻的结果而已

“玩家”,听起来是追求尽兴胜过输赢的角色。

在参加《这!就是街舞》前,黄潇也参加过其他电视舞蹈综艺,2013年《舞林争霸》是许多人了解他的起点,2018年《热血街舞团》他是其中选手,2019年《舞蹈风暴》他既是指导又是选手……从没拿过第一名。

“我从来不看结果。”黄潇说,“我没有觉得我的舞蹈一定要以成绩说话,我就是想当自己不能跳舞的时候,能看到自己以前的状态,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喜欢记录,平时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都是爆满状态,因此节目录制大概是最理想的记录方式。

在过往节目里别人的评价看法,实际上黄潇也不太在意,“我没有想过大家一定会认可会或者会喜欢,我也没有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我就是想能够每一次都留下一些东西。”

对于记者表达了他止步决赛的遗憾,黄潇又强调一次,“生活中体验更重要,输赢真的一点都不重要,我从来没有给自己定过目标。”甚至,别人的评价丝毫都不会影响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只关注于自己是否满意。结果就是结果,就是那一个时刻的结果而已,我不会因为一个结果就改变了,(如果)那样我是不是就太渺小了些。”

黄潇是张艺兴“核兴舞器”战队成员

身边的人会被黄潇所影响。在《这!就是街舞》里,他作为编舞师带着全组,“真的很佛,每天都玩着排练。”在黄潇的带领下,排练的日常就是点外卖、拿外卖、吃、点外卖、拿外卖、吃……每次排练这个过程要循环七八次,“排5个小时,吃东西用掉1小时”。到了后来,根本不用商量,只要外卖一来,全组都默契停下来先坐下吃。

黄潇不认为这影响效率进度,“用这种状态来排练,反而能够让别人看到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因为这是自然的,它没有功利性。”节目里排舞时间紧张,一般都要5天之内完成一个作品,在“自然”的状态下,黄潇先想主题和框架,再由队员丰满,最终其乐融融完成。

《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半决赛,《Again》讲述仿生人从满血出场到被淘汰遗弃的心路历程。

不是兴趣的兴趣班

其实“玩”字对黄潇来说,也的确是精准的概括。

从小学第一次接触跳舞开始,黄潇的感觉就建立在玩儿上。本来想打架子鼓,但学校没有设置架子鼓的课外兴趣班。在所有同学都必须参加兴趣班的要求下,黄潇一气之下问:“什么兴趣班不用花钱买道具?”得到的答案是舞蹈班。

带着一种学好了是赚,学不好也没事的轻松,黄潇开始学跳舞,不知道为什么老师教的动作他总比别人更快学会,“很多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不是挺简单的吗?老师一讲我就能做出来,反而还觉得为什么你们不可以?”

黄潇很快成为兴趣班中得到老师表扬最多的人,他开始组织同学跳他喜欢的动作,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鼓励着,鼓励着,我就觉得自己可以编舞了。”老师的要求“随便就能想出来排出来了”,“从小开始,我脑海里面有东西的话,我就会想去实现,我不希望它一直留存在那个地方。 ”

兴趣班里学的舞蹈不分专业类型,只是练练柔软度基本功,即使排舞,也是跳跳常见的小孩会跳的主题。小学毕业后,黄潇进入四川省舞蹈学校附中,学习更专业的舞蹈,至于怎么考上的,过程也跟玩似的。有一天中午,黄潇还在家里吃午饭,老师打电话过来,让他赶快放下碗去考试,而爸妈想了几秒钟就让他去了……

考上附中后,黄潇开始接受正规的舞蹈训练,打下了扎实的舞蹈基本功,他学了大约5个种类的舞蹈,后来在黄潇编舞作品中可以感受到多舞种融合,甚至还有芭蕾的基本功影子,都来自于这一时期。

黄潇

TONY小哥黄潇

如果黄潇在至今为止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放弃舞蹈,说不定我们现在见到的就不是编舞师黄潇,而是TONY小哥黄潇了。

“最低谷”时期,发生在大一。老师建议高考报考四川音乐学院,填志愿时,黄潇看到音乐学院有一个现代流行舞系。“光看‘现代’两个字,没看到后面还有‘流行’,结果进了学校之后才发现,这个专业是现代流行舞,说白了就是学流行舞的,我整个人都崩溃了,第一年完全感觉走错地方了。 ”

学院里的流行舞指的其实就是街舞类,路数和黄潇从小接受的民族舞训练,有时候完全相悖,追求的东西也不一样。崩溃之下,黄潇甚至想过“报一个美容美发班”。如果说不跳舞他会做什么,黄潇给出的第一个可能就是做发型师,“我觉得挺酷的。”

“我小时候第一次染发是十几岁时,记得是我妈帮我染的。”他也喜欢折腾头发,这从黄潇微博这些年来不断变化的发型、发色确实可见一斑……

2015年的黄潇和2019年的黄潇

迷茫了整个大一,在快要大二时,黄潇有一次无意间看到了一些国外街舞视频,那是Urban刚刚在街舞中流行没多久,他觉得非常喜欢,还有一些HipHop和爵士舞视频,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来还有这么多表达方式是我们不知道的,我觉得这很像我会愿意去做的事,我可以接受。”

正好遇到学校在举办一个比赛,黄潇尝试在舞蹈中加入中国舞元素,没想到非常受欢迎,这给了他继续学下去的动力,“我就慢慢找回对跳舞的兴趣,发现街舞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还是有道理的。”

当然,街舞中黄潇唯一没能接受的事情是battle,“太野蛮了一点,我觉得好恐怖,好像在打架,我根本不会看视频,完全不看。”《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倒数第二期是黄潇舞蹈人生里第一次battle,他觉得自己也在慢慢接受了,“还挺有意思的,freestyle不像编舞那么累。”

黄潇在微博上写道:“battle虽然输了,但我收获了很多很多,我不怕前面有多艰难,我认为人生的光荣,不在永不失败,而在屡败屡战。”

说起对民族舞固执的坚持,黄潇觉得倒也不是兴趣使然,和他坚持跳舞的选择一样,“学了那么久,突然放弃舍不得,其实也是学了之后才喜欢的。”他是被动的人,“去做了才会喜欢一件事,做一行爱一行。”就像,其实他当年并未主动选择留校,却最后成了老师。

“真的措手不及,没有准备。”当时他已经准备好要去北京实习,去做回北漂试试。还没正式入职,他就接到学校的电话,让他准备准备去带大一的学生,别到处跑了。黄潇已经是很不喜欢做计划的人,但留校做老师确实完全不在他的职业规划之中。还是没什么时间考虑,最后他认为这是个现成的机会摆在眼前,那就去。

“我不排斥一切机会,当老师反正又耽误不了什么。”

老师一当就是六七年。至今黄潇在HelloDance已经很忙碌,但在学校依旧保留每周两节课的最低量。在这个被动的选择里,他也逐渐找到意义,每次看到新生,他都能被提醒对舞蹈最初的情感。

《隐秘》结尾

逛展、逛街

作为编舞师,黄潇的“神”在于对表达内容的欲望和能力。他的作品言之有物,主题明确,比如《双》之所以震撼,是基于对魔与佛的精准展现,甚至立刻能让人想到小青和法海的故事。

表达的欲望、内容和能力并非天生就有。黄潇生活简单,除了“折腾发型”,他只剩下两个爱好:逛展和逛街。

“我要看各式各样的展和剧目,话剧、音乐剧、舞剧,行为艺术,画展,我特别爱看这些东西,基本上只要闲下来我就会去看。如果是艺术展的话,看作者的思路,作品感觉和创作过程。如果是舞剧话剧,就是体验这个剧给我的当下的感受和他的编排方向。”

展览给黄潇带来有关艺术表现力的思考和启示。比如在《丹青》作品里,结尾把所有舞者框进一个布画框里,这一神来之笔,就源于展览启发:“有一次看到过一种3D画,它是一个画框,你看到它有层次,不是一幅平面画,像手工制作品一样,我脑海中就突然浮现出来了一个画面,把我们人都框进一个框里。”为了精准实现这个效果,黄潇去买了布和配件,缝了两三个小时把画框大体样子做出来,再拿到裁缝店细化。

《丹青》结尾形成一幅画作

不过黄潇并不想把看展看剧这件事弄得郑重严肃,看过就看过,他从不记录,“记不得就算了,我就当一种放松,这是我的生活而已,就像吃饭喝水逛街一样,感受就好了。”

逛街也一样。黄潇也不买,就一家家看过去。“从Zara、优衣库到Gucci、香奈儿都看,看店面装修,看不同品牌的特色,每一季的新品设计亮点,自己点评一下这季新品不好看,或者是这季设计师挺厉害。”

但具体到编舞上,这些生活体验只是启发,更多时候作品轮廓取决于他手里有多少音乐。

“我平常会收集一些自己觉得很好听的音乐,如果是双人舞,我就会去我的歌单里找,有没有适合两个人跳的音乐,五六个人跳的舞和两人舞所需要的音乐氛围和质感不一样,比如说双人舞音乐很大,你需要让目光集中在中间,才能够不被音乐所盖住。但是像《丹青》的音乐,两个人就压不住,虽然好像听起来《双》的音乐更大气,但其实两者的焦点不一样。确定好音乐我心里面就开始有直觉了。”

《双》

相比其他舞者,黄潇认为编舞师要“要想更多,框架性的东西思考更多,对于音乐要更敏感”。通常的步骤,是先把音乐选出来,再确定音乐框架,具象到舞蹈框架。他无时无刻不保持着对每一帧动作的敏锐,“可能这一刻想出来一个点子,下一刻马上就会推翻,甚至上台前一秒我也许都会去做调整。”

在更大维度上,黄潇也会调整编舞思路,他认为这来源于生活阅历的变化。“很多时候是那个时期和年龄我所能够表达出来的东西,你真让我去表达以前的东西,也许我也表达不出来了,因为我没有当下的感受,思考也不是当初的逻辑。”参加节目至今,之所以这次如此引人注目,黄潇总结自己的进步是“在表达上能够更清晰,选择用更好的方式来说明我脑海里面的画面”。

除此以外,舞蹈的表达也需要合适的身体承载。良好的体型不仅是常年跳舞的结果,也是他常年饮食习惯的成果。黄潇是非常郑重对待吃饭这件事的,他从小就喜欢合理配比吃饭,碳水、蛋白质、油脂都要1:1:1,“这是一个慢慢摸索的过程。可能会问一些营养老师,自己再去研究一下怎么样吃,会帮助到能够有更好的体力和精神状态。对舞蹈演员吃很重要,怎么吃更重要,我也不忌口的。我喜欢吃健康的东西,不做太多加工,从小就注意配比,只是说后来知道了原理。”

这篇微博的配文是“吃到粽子 好开心好开心”……

王嘉尔在节目里夸奖黄潇的作品“这就是艺术”。在黄潇眼里,艺术是什么?

“是个体区别性很大的一种自我表达。你内心里面所想象的画面,用一种大家可能看得见的方式去表达出来,只是我选择的是舞蹈,也许有的人选择的是颜色,有些人选择的是一种旋律。”

“我会把编舞当做是玩,虽然大家会觉得挺艺术的,但是我就是想要一直变化,是个玩家的话也许更酷一点。”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