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所持美债降至四年低点,中德日将要为持有美债而向美国付款?

BWC中文网 阅读:50011 2020-10-17 10:05:41

路透社在上周对75位分析师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主权债券实质收益率远低于零,并暗示未来一年实质报酬也将呈现负值,美联储利率点阵图已经显示至少到2023年利率将在零水平,并允许通胀高于2%,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援引的最新预测数据显示,美国8月的CPI通胀率超过3%。

美联储总部

BWC中文网头条号国际财经团队计算发现,根据通胀率调整之后,10年期美债的实际利率为负0.892%,且负值区间已持续11周,这在美国历史中是从未有过的,很明显,这是美联储在货币利率正常化政策上服软认输后的结果。

虽然,由于包括非农在内的多项关键美国经济数据好转,一些人士不再预测会采取负利率,但分析认为,比如像新冠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和疫苗推迟上市等不可知因素突然中断美国经济复苏预期下,美联储可能会在某个时候立即改变主意,突然变脸,转而支持负利率。

比如,全球资产管理公司Guggenheim上周前在接受彭博采访时称,即使美联储不实施负利率,但市场也可能接过任务并推动利率破零,因为,二周前,联邦基金期货的市场数据已经表示从2021年5月开始,利率可能会跌至略低于零,因为,美联储已经在为通胀超过2%目标在做准备,而在美联储任职时间最长的前主席格林斯潘看来,美国实行负利率只是时间问题。

比如,我们注意到,自6月22日,以10年期通胀保值美债收益率计算的实际收益率已经跌破零至负0.66%,显示华尔街对美国实行负利率的押注并没有因为经济数据复苏而减少,相反,债市却发出了对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更为谨慎的信号,另外,美联储正在扩大美债购买量,从3月中旬的每日750亿扩大至目前的1200亿,且随着双赤字膨胀,除了负利率,美联储似乎再也拿不出更为宽松的政策和降低其利息支出的举措了,显然,美联储已经倾家荡产。

以上这些数据和消息也意味着,一旦时机合适,美国将进入负利率时代,就意味着美债收益率直接跌破零,且将常态化,因为,现在美国的真实收益率已经一直在持续下降之中。同时,不断膨胀的债务成本更为实行负利率提供了动力,而这也意味着包括中国、日本、德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法国、英国、沙特等在内的全球美债投资者或将要为持有美债转而向美国财政部付款,但这必将会影响到美元地位。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正如美联储高官卡普兰在上周表示的那样,如果美元不是储备货币,美国债务将难以维持,所以,美国一旦实行负利率,对美国经济来说显然是赌不起的,因为,现代货币理论MMT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并不是万能药。

在过去的29周内,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已向市场投放达超16.3万亿的基础货币流动性和经济刺激方案来弥补系统的脆弱性,而自2009年以来至二季度,美联储已将其资产负债表扩大了612%,在此期间,美国经济GDP的累计总增长仅为34.83%。简单换算表明,美国每1美元的增长则需要17.58美元的债务。

美联储在二周前又宣布一项重大政策变化,制定收益率曲线控制计划以保持低利率,这就会引发了另一个令人恐惧的前景,美国投放洪水猛兽般的流动性后,其数万亿美元基础货币的溢出效应对全球货币市场产生的影响将是显而易见的,特别在那些经济结构单一,外储短缺和正在经历高通胀威胁的新兴市场。

因为美元指数的变化会影响美元融资成本和大宗商品,而历史上每次美元周期总会引发经济和金融市场危机,不过,现在的市场数据情况看起来更加隐蔽,这和现在的美国经济保护政策和新冠病毒导致全球经济增长重挫等多因素重叠下变得更加明确。

要知道,这些数万亿美元放出去的水不但需要加以回流,反而需要水涨船高,说到底,这更像是美国精心炮制了收割全球市场和新冠病毒的持续蔓延转嫁部分债务风险的过程,现在这个信号越来越接近危险值,说到底,这更像是美国进行的一次剪羊毛的过程。而这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

当全球美元资本回流美国,刺激制造业和基建形成新产能之后,美国对全球商品的供给依存度就会开始下降,赤字开始好转,但这个过程中由于美元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美联储每一次货币松紧举措,都会牵动着全球市场的经济走势,而目前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则加速了这个过程。

这更是美国财政将每年万亿赤字风险转嫁市场的进程,但此时,一旦美债被市场投资者大举抛售或被基石级的央行投资者放缓购买,则意味着挡美国万亿美元财政赤字的遮羞布可能正在被揭开了,而这背后的核心逻辑也很简单。现在,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远远高于2008年之前的水平,要知道,目前美联储已经不再具备通过大量印钞进行刺激经济的条件。

这就更意味着,在全球多国大举减美债之际,美国联邦的债务赤字将不能被很好的对冲,反之,这也是美国经济大量印钞并发行债务还能持续增长及低通胀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大量的美元现金流入,如果这种持续了几十年的模式被逆转,那么就会失去增长的根本动力,同时,也将缓慢冲击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当然 ,这也是近期美国经济热门新闻背后的核心逻辑。

因为,随着各期限美债收益率接近历史低位和长期的零利率预期会降低美债的吸引力,另外,从路透上周监测数据显示,一些往常的海外大型买家正在远离或减缓投资美债,最近的三次总额达630亿的十年期美债拍卖上已经出现滞销趋势。

据美国财政部10月17日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数据会有两个月的延迟),截止8月,全球央行已经在过去的25个月中第23个月净减持美债,总出售额近10285亿,这也是全球央行抛美债量的创纪录水平,正如下面的二张图表所示,8月份,331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资金流出,这是自5月份367亿美元出售以来最大的长期国债月度抛售,其余流量总体上符合历史趋势。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报告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报告

其中,中国8月减持54亿美债,这是自5月以来的连续第三个月抛售,而在此之前的23个月内,中国已经共减持了1501亿美债,所持美债仓位量降至2017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另外,日本8月在美国政府债务中的持有量占比降至6.3%,创历史新低,日本8月所持美国国债下降146亿美元,之前一个月持有1.28万亿美元。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报告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报告

紧接着,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援引相关媒体及专家分析称,随着美国联邦赤字激增,增加违约风险等因素,正常情况下,中国或将逐步出售美国国债的20%,如果风险因素加大,有清零美债的可能。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全球央行的外储管理者们逐步提高了非美元货币资产和黄金的配置,而且接下去还将一直是这样,这在美联储在9月17日公布的利率会议上暗示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维持零利率至2023年的背景下变得更加明确。

紧接着,国际清算银行也在二周前发表的跟进报告地指出,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体系也已经不再符合全球商业活动的要求,并对美元能否保持地位发出警告,而被西方国家控制的国际清算银行也对美元地位发出罕见的警告更让投资者感到意外,所以,仅从这一点来说,美元主要储备货币地位的重置阶段已经开始,与此同时,作为美元最大对手盘的黄金也依然在全球货币和金融系统中发挥着信任锚的作用,对冲美元敞口风险和经济衰退,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又有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

据对冲基金经理Crispin Odey在一周前发布的最新报告中表示,美国可能很快会禁止私人持有黄金,会被“没收”,理由是美国可能会试图将黄金数字货币化,因为很快美国将失去对通胀的控制,而这在美国历史上有过先例的背景下将变得更加明确,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数周前的一条财经新闻更表明美国在退回金本位上或迈出了重大一步,据WSJ称,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有一位叫亚历克斯穆尼的众议员再次提交了一项建议恢复金本位的新法案。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展示金币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早在2017年,美国爱达荷州和亚利桑那州也在加速立法,让黄金白银成为与美元并驾齐驱的合法货币,并取消贵金属利得税,使之成为美元纸钞的替代货币来对抗通胀和储存人们的财富,而穆尼提出的解决办法是控制货币供应量,应该通过美元与黄金的再次挂钩重新将价值注入美元,换句话说,就是重新回到金本位置,而这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美联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扩张资产负债表和极低的利率,但天下更是不可能有免费的午餐,换句话说,当美联储的不限额宽松政策针对自己的经济而不考虑数万亿基础货币的溢出效应时,很可能会透支美国资产的信贷。(完)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