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志勇对话新冠重症康复者:社会不能戴有色眼镜

剥洋葱 阅读:87269 2020-11-19 06:13:01

原题:彭志勇对话新冠重症康复者:社会不能戴有色眼镜

彭志勇也想借机告诉所有新冠肺炎康复者:你的体内没有病毒,健康安全,没有心理障碍,必须正常和家人朋友交往。社会必须给他们温暖的拥抱。

本文约1782字读约4分钟

作为新冠肺炎的重症康复者,石长江对其他人的眼睛还很在意。他戴着口罩、帽子和眼镜出门,用屋檐遮住白发。

今年1月底,石长江确诊新冠肺炎,中南医院ICU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是他的主治医生。彭志勇的记忆中,在那个最困难的日子里,石长江在生死边缘徘徊了好几次,石老先生总是第二天又站起来,成为病房里最长从鬼门关口突破的危重症患者。

现如今,出院后的石长江仍然无法摆脱吸氧机,每天在家里进行呼吸控制训练,身体逐渐好转。但是,他总是担心自己是否完全恢复,不会影响家人。

11月4日,石长江穿着最体面的西装来到武汉中南医院。在与彭志勇的长达三个小时的对话中,石长江消除了内心的疑问。

对话

你们的体内没有病毒,你们健康安全,

不要有心理障碍,要正常与家人朋友相处。

社会也要给他们温暖的拥抱。

彭志勇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博士生指导者曾在SARS、禽流感流行现场奋斗。新冠肺炎流行后,带领中南医院ICU队伍,在中南医院、雷神山医院救治150多名重症患者,约75%转出ICU,其中约10名ECMO患者康复出院。

新京报17周年专项策划

生死真的是一步之遥,

什么都不用去斤斤计较。

感谢社会,感谢周围的人。

石长江

武汉人,65岁,从事教育工作40年。2020年1月底被诊断为新冠肺炎入院,武汉市第七医院、中南医院ICU病房、雷神山医院ICU病房接受救治,多次徘徊在生死边缘,又从鬼门闯入。6月18日出院,现在在家做康复训练。

新京报17周年专项策划

正常去社交,应该抱孙子

住院时,如果有人问病情,石长江和亲戚会回答冠心病,不要说新冠,尽量不要惊慌。回家后,为了别人的安全,石长江通常告诉朋友不要来,在网上聊天就行了。邻居不露面,在小区也尽量不说这件事。

至今,石长江还有这方面的顾虑,心里总是没底。现在的他很少出门,生活质量很低。彭志勇安慰道,其实很多人都有这个担心。你们没问题,现在我们俩面对面,我也没戴口罩,你们没问题,安全融入社会,正常社交,应该抱孙子。

石长江露出舒心的笑容: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我想告诉整个社会,你们很安全

作为新冠危重症康复者,石长江关心别人的眼睛,不能再看疫病期间的影像了。他用无法回顾来描述那一天。石长江和当时的防疫患者,还有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区的新冠集团,他们经常在其中交流。

这种忧虑不仅存在于石长江,在彭志勇主任的随访和项目研究中,大多数人都有心理创伤,担心有后遗症,怕被家人和社会歧视,失眠,忧郁,自杀倾向,心理干预是必不可少的。

临死时,很多人受到冲击。心不强的话,就受不了。彭医生说,这里一定要有心理干预。

彭医生想告诉所有康复者,你的体内没有病毒,你们安全,没有心理障碍,正常和家人朋友交往,社会要给他们温暖的拥抱。

能活下去,家最大的担心

昏迷中的石长江对自己的危险境界一无所知。他的记忆只停留在2月9日插管的那一天,之后就像进入一个漫长的梦境,把病房当作老家的康养所,看到护士以为是孙女当志愿者。印象最深的是小孙子在耳边朗读古诗,一直喊着:爷爷,我等你回来。

主治医生彭志勇说,多亏了他心中强烈的生存欲望,最终生存下来,给医务人员带来了应急机会。

再次醒来的是4月18日,经历了非常困难的长途旅行,睁开眼睛已经过了3个月。

谈到未来的计划,石长江说希望通过锻炼完全脱氧。等到身体恢复,接孙女放学是最大的愿望。

新京报记者、解蕾、沈顿小编陈晓舒,学校对杨许丽

戳下面的视频完整版↓↓↓↓/p>。

听医生和患者回忆生死三个月

西城爷爷对话的疾病对策调整员:至今仍不知道感染的

改变人生28年姚策对话的母亲:母亲,为我培养孩子成为真正的男人

陈杰对话悬崖村女孩:建藤梯,有新房,我还不能放悬崖村

如果你“看”,我们会更好。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