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火》黄琦雯化身旧上海丽人,娇媚风情如绝世歌姬。

娱乐无限 阅读:14729 2020-11-20 14:17:02

原标题:《恋之火》黄琦雯化身旧上海丽人,娇媚风情如绝世歌姬。

1956年,拥有“一代妖姬”之称的当年“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的白光,在香港上映的电影《恋之火》唱出同名主题曲《恋之火》,这部电影由易文导演,作词陶秦、作曲陈歌辛。浓浓怀旧意味和宫廷感的探戈,加上白光略显喑哑但具穿透力的演绎,令它成为一首历久不衰的“时代曲”经典,仿佛唱出白光一生崎岖感情路上的某种坚守与不悔。1966年,徐小凤凭白光这首《恋之火》参加《香港之莺》歌唱比赛成为冠军,因而有“小白光”之称,徐小凤也从此一炮而红并迈向香港“天皇巨星”的殿堂。

北京出生的白光在上海成名、并在香港缔造了这首名曲,而六十年后在她的出生地,闽南籍的中国歌剧舞剧院流行唱法演员、摩登复古音乐人黄琦雯在“纪念中国电影110周年”的《声音电影秀》上重新诠释了这首歌。

黄琦雯在2014年的专辑《M&M音乐电影院》已经开创了用电音概念玩复古风的先河,并以此获得华语金曲奖“最佳电子艺人”奖。2015年,是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2016年初,她创意、执导、演绎的年代歌舞音乐秀《声音电影秀—致敬中国电影110周年》在北京首演,着上艳丽旗袍、化身三十年代旧上海丽人的黄琦雯,那举手投足之间不经意流露的娇媚风情,真的如同那个年代的绝世歌姬“再生”。

不过因为追求完美的制作精神,以及寻找出版伙伴的磨合,这部史诗般的“音乐电影秀”直到2019年岁末才以黑胶形式悄然面世,且在2020年春才得以姗姗来迟登录数字音乐平台,令期待已久的乐迷翘首颈长。

与一般的翻唱者不同,黄琦雯在致敬经典时,往往喜欢只沿用原曲动机、将其用“新人说旧愁”的蜕变方式发展为一首崭新的原创作品,《M&M音乐电影院》里的《何日君再来》与原曲重合的只是歌名,词曲都属于全新定制。而这次的《声音电影秀》,黄琦雯放弃了大胆颠覆的“戏路”,而是穿越时空、与原曲灵魂合体。

华语金曲奖第439期冠军歌曲,黄琦雯版的《恋之火》在国际首席爱乐乐团巴洛克式的古典弦乐牵引下,由原曲较为舒缓的“ 达 达 达达达”转为更具动感的“通-达 达达/通达-达 达达”快舞步,黄琦雯带有冷艳质感的声线,仿佛一个时光见证者对历史抽离而又沉沦的叙事。而她每一个格外清晰的咬字与打出的节拍也完美契合,听起来力量感和悦耳度兼备。MV中黄琦雯眼波流转、借酒浇愁的肢体语言渲染出那纸醉金迷下难解的离愁。此曲我认为是整张专辑最具记忆度、最接近传统流行曲标准、可以一听难忘并传承的重译佳作。

对于经典流行曲,特别是三十年代以来“国语时代曲”的致敬似乎一直并未停歇过,不同的歌者也赋予这些金曲新的时代意义。不过对于黄琦雯来说,这些金曲似乎更像她音乐实验的“棋子”,用现代的音乐编排和演唱技法,去搭建一座跨越时间的“天梯”,让我们在时光流转的匆匆荏苒中,感受年华易逝的残酷、折射生存表象的光怪陆离。或者,她只是给“有心人”提供一部从“集体回忆”中回味过去、沉淀当下、思考未来的音乐“时光机”。

最后说句:衷心祝愿这张《声音电影秀》能出版HIFI音质的实体CD,让更多乐迷静心领略它不一样的文化魅力。

文:游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