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雕塑家潘鹤去世,5件作品概括了他的一生

南方都市报 阅读:59511 2020-11-22 18:18:02

原标题:著名雕塑家潘鹤去世,5件作品概括了他的一生

南方日报、南方+记者获悉,11月22日10时45分,著名雕塑家潘鹤去世,享年95岁。

潘鹤是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是我国当代著名雕塑大师、全国雕塑教育改革的先行者、具有杰出贡献的人民艺术家,代表作有《艰苦岁月》《开荒牛》《珠海渔女》《广州解放》纪念碑等。在7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潘鹤创作了100多座大型户外雕塑,分布在国内外68个城市,60多件中型雕塑也被国家级美术馆及博物馆收藏,屡获国家级最高奖项。

作为雕塑界最具影响的艺术大师,2009年,潘鹤获得由中宣部批准设立,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办的国家级美术最高奖“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2010年获得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文联、省作协评选的“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对于获奖,潘鹤曾自嘲说:“我仍然前途无量……”

《艰苦岁月》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雕塑家,潘鹤的作品始终紧扣国家发展的时代脉搏。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伴随着城市文化建设的步伐,潘鹤又创作了以《开荒牛》为代表的一系列城市雕塑,成为深圳、广东乃至中国改革开放的精神象征。潘鹤是“岭南雕塑”的代表人物,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在艺术形式上强调“解放思想,别出新意”,善于寻找形式与主题之间“完美的结合点”,这也是岭南风格雕塑的典型特征。潘鹤在雕塑教育中也是锐意进取、敢于创新、善于求变,在他的带领下,广州美术学院这块沃土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雕塑名家,成为广东乃至全中国雕塑人才的摇篮。

《开荒牛》

广州美院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评价说,潘鹤的成长背景与岭南画派有密切关联,他勇于担当社会使命,将传统的民间艺术转化为现代雕塑。“潘鹤是‘岭南雕塑’的中流砥柱,他的城市雕塑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符号。”

《珠海渔女》

2010年,获得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时,潘鹤曾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在这次采访中,潘鹤说,有5件雕塑作品可以概括他的一生:《无奈》《想不通》《睬你都傻》《自我完善》《笑到最后是我》。

对于一生中的颠沛流离,他自嘲说:“我是个皮球,别人越踩我弹得越高。”

而对于获得中国美术终身成就奖,潘鹤在采访时自嘲说:“都把我当国宝,我不就成了熊猫,受保护的禽兽了?”潘老还笑称,自己并不想拿这个奖:“我仍然前途无量,现在盖棺定论言之过早。”

潘鹤

○谈雕塑

“一个城市有没有文化要看看雕塑”

南方日报:您在获奖的时候一直强调自己“前途无量”,应该获“半生奖”。您最近在进行什么创作?

潘鹤:《自我完善》,马上就要在深圳展出了。这是和《艰苦岁月》《开荒牛》一系列的作品,《艰苦岁月》告诉人们的是不要忘记过去,《开荒牛》表现的是一种“拓荒”的精神。现在深圳发展了,仍然要自我完善,不断发展。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构思了25年,做《开荒牛》后我就想做《自我完善》。20多年,《自我完善》的位置一直空着。前年9月,深圳市政府找到我,让我做《自我完善》。本来让我3个月做完,我跟他们半开玩笑地说:我求婚求了20多年,现在3个月就让我生孩子?

南方日报:您还担任了亚运会的艺术顾问,在您看来,雕塑和亚运会的结合点在哪里?

潘鹤:雕塑一直是和运动紧密相连的,你看罗马涌现了多少表现运动的雕塑?体育是一瞬间的事情,但雕塑把这一瞬间凝固下来变成了永恒。

我一直提倡“城市雕塑”。一个城市有没有文化,看看这个城市的雕塑就知道了。

○谈从艺

“没有真,善和美都是假的”

南方日报:谈谈您的雕塑创作?

潘鹤:我的一生很怪,从来只做“命题作文”。但我有个原则,我绝对不为资本家服务,也不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艰苦岁月》感动我的是海南游击队,而不是长征。所以我现在见到媒体就澄清,我表现的不是长征,是海南游击队。

南方日报:在您的雕塑创作中,是否有贯穿始终的主题?

潘鹤:真。没有真,善和美都是假的。雕塑是感性的东西,就像谈恋爱一样,不管你有多少钱,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不跟钱走,不跟人民币走,打动自己的才能感动他人。只有独立思考,才能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

○谈心态

“我是个皮球,别人越踩我弹得越高”

南方日报:“终身成就奖”是美术界给您的评价,您怎样评价自己?

潘鹤:有5件雕塑作品概括了我的一生:《无奈》《想不通》《睬你都傻》《自我完善》《笑到最后是我》。现在一些雕塑丑化了城市,污染了人们的灵魂。我到80多岁才发现这个问题,但现在什么都改变不了了,就剩“无奈”了。艺术本来是讲才华的,但现在却是讲后台、讲手段才能成为大师,有才华的人在世界上枯萎掉,豆芽却长得很快,这件事情我“想不通”。对于这一切不正常的现象我就只能不屑一顾,“睬你都傻”,“自我完善”就好。我相信只要我问心无愧,笑到最后的那个是我。

《想不通》

南方日报:这么说来,您还是乐观的,坚信“笑到最后那个是我”。

潘鹤:我是太痛苦了才乐观,人家是乐极生悲,我是“悲极生乐”。小时候,学雕塑的没地位,我父母不许我学,我偏学。我是个皮球,别人越踩我弹得越高。

南方日报: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支持您的精神力量是什么?

潘鹤:憨居居,人生难得糊涂。我原来的画室名字叫“云鹤楼”,闲云野鹤的意思,关山月亲笔题的,云鹤够潇洒,但是一个人潇洒并不能解决问题,一定要憨居才行。在“憨居居”有一幅对联:“不招人妒是庸才,不骄人都是天才。”社会千变万化,出风头的人摇旗呐喊,但真正要做事就要偃旗息鼓、暗渡陈仓、远离射程,这也是我的处事方法,只顾利益是做不了事的。

来源:南方+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