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沧四小龙 | 忙肺: “忙”里偷闲,“肺”宁静无以致远!

网茶会习茶社 阅读:11710 2020-12-15 16:15:57

原标题:临沧四小龙 | 忙肺: “忙”里偷闲,“肺”宁静无以致远!

你是否有这样想过:

可以寻一个春日的清晨或秋日的午后,或是在夏日的雨帘中,在静谧蔚蓝的湖畔,茅草屋外边,就着这云淡风轻,就着这湖水湛蓝,啜饮这恬静的时光,听一听自己内心的声响,等一等落单的灵魂。

从古至今很多人都这样想过的,其实。

从“久在樊笼里,复得反自然”的陶渊明,到“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李白,到“十年归梦寄西风,此去真为田舍翁”的苏轼,从古至今的文人们都隐隐有一个梦想——回归恬静。

只是很少有人做到,事实上他们常常“进亦忧,退亦忧,先天下之忧而忧……”,总之就是操碎了心,似乎真的应了那句老话:

没有人可以将日子随随便便就过得风轻云淡,常常想在春天的书页里留下一笑墨绿,却被秋风翻错了页码。

很多人以为这都是已经作古的人,早已不是今人的梦了,其实不然

城市的生活或许没有波诡云谲的斗争,或许没有尔虞我诈的世俗,但它的确让独在异乡的人感觉到冰冷以及莫名的心酸。

所以,当你听到一首深情满满的《成都》时,才会不因昨夜的酒而掉下眼泪。

是啊,相比于尘世的渺渺茫茫,我们不过沧海之一粟,看似那样的微不足道,可有可无,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安安稳稳,岁月静好的过完一生?

当然不行,那个被称为尘世的地方会引诱着我们不停地往前,以至于很多人走的太久,忘记了为什么出发,于是平添了很多愁,有的愁剪不断,理还乱;有的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有的愁还没有散,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而大抵人们到了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停下来做一个叫做“回归恬静”的梦。

就像苏轼,在数次被贬,几近生死之后,才开始去聆听自己内心的倾诉——倚杖听江声,到那时他才听到了内心的声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就像南唐后主李煜,在国破家亡,对宋太祖俯首臣称之后,才开始去聆听自己心中那一股泉水: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回归恬静,大可不必如此。

我们常说,人生如茶。人生就是一杯沉浮的茶,你能看清茶叶的沉浮,是否又能悟懂人生的沉浮。

但无论如何,经过茶水的浸润,茶香的晕染,人心会变得宁静;经过岁月的洗礼,世事的雕琢,人心会变得淡然,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一旦与茶邂逅,便结不解之缘!

茶是生活的,也是艺术的,是入世的,也是出尘的,一碗好茶入肚,除了带给人品饮时耐人寻味,品饮后的回味无穷等身体上的愉悦感之外,还能因为品饮的场景,一起品茶的人,或是茶叶本身所感染而沉思,性情得到磨砺,情操得到陶冶。

又有怎样安静环境比得上一颗安静的心呢?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