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直男辛弃疾怎么哄老婆的吗?写了首《浣溪沙》,是真敢吹捧

美诗美文 阅读:12779 2020-12-15 18:12:50

原标题:你知道直男辛弃疾怎么哄老婆的吗?写了首《浣溪沙》,是真敢吹捧

说起辛弃疾,相信很多诗词迷脑海中首先会浮现出两个标签:宋词豪放派代表人物和“词中之龙”。从这两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标签中,我们也大概能够窥得一丝辛弃疾的性格特点,他应当是一位豪气冲天的“钢铁直男”。

确实,这样的看法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辛弃疾一生也真的是沉雄豪迈,波澜壮阔的。20岁出头,他便敢带着50余人偷袭几万人的敌营,活捉判将凯旋而归。即便回归南宋朝廷之后仕途坎坷,但他也从来没有放弃收复之志,始终在为之而奋斗。这样经历过战场厮杀和宦海沉浮的辛弃疾,无疑是一块“百炼钢”。

但是再坚硬的“百炼钢”,当和心上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变得温柔起来,让人不得不感叹“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我们平时读到的辛弃疾的作品,大多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样的大气磅礴之作。而笔者本期要介绍的这首词,却是与众不同,彰显了他儿女情长的另一面。让人读之才知道直男辛弃疾在哄老婆这件事上,真的是很敢吹捧。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辛弃疾这首哄老婆开心的《浣溪沙》。

《浣溪沙·寿内子》
寿酒同斟喜有余,朱颜却对白髭须。两人百岁恰乘除。
婚嫁剩添儿女拜,平安频拆外家书。年年堂上寿星图。

这首词从标题我们就能得知,是辛弃疾为妻子范如玉庆贺寿辰所作。上阕起首第一句便描绘了温馨的庆祝场面,寿酒同斟共饮喜气洋洋,能够一路携手至此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但是紧接着一句,辛弃疾却是话锋来了个转折,说妻子容颜还是那般红润娇美,但是自己这个“糟老头子”已经是胡须花白。

读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会好奇,难道辛弃疾和妻子也是“老夫少妻”的组合?要不怎么会一个还容颜娇丽,另一个却胡须花白呢?但是“两人百岁恰乘除”这一句却是说明了两人的年龄相仿,都是50岁左右,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辛弃疾却用“朱颜”来形容妻子,以自己“白髭须”的苍老来衬托妻子的年轻,可以说很是夸张,让人不得不感叹直男用心起来真的是特别能吹。

下阕则是描写后辈们的孝顺。“婚嫁剩添儿女拜”中“剩添”是“屡次,多次”之意,其实这里说的就是子女们都已成家。“平安频拆外家书”表达的是子女们都很有孝心,不管是嫁到别地的女儿或者是在他乡谋生的儿子,都经常寄家书来报平安,而妻子也是一直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地收着这些家书。最后一句是辛弃疾对妻子的美好祝愿,希望她能一直健健康康的,每年都能开开心心过寿。这其实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不得不说,在爱情里,哪怕是真的“钢铁直男”也会变得温柔而细腻。或许他们的“情话”没有那些擅长甜言蜜语的人那般好听,但是当他们用心说出那些他们不曾说过的“情话”,即便看似“笨拙”,看似“吹捧”,我们却能在字里行间感受到那种浓浓的深情。或许这也是很多女子喜欢“直男”的原因。

其实除了辛弃疾,李白也是为妥妥的“钢铁直男”。他一生潇洒游历四方,笔下也很少有儿女情长之语。但他也曾给妻子写过一首情诗《赠内》,“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在诗中他以自嘲般的戏谑之语安慰着妻子,幽默风趣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他对于妻子的愧疚和爱恋,可谓别具一格。

大家还知道那些堪称“钢铁直男”的文人写给恋人的情诗情词呢?如果知道,不防晒在评论区。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